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温水青蛙

刘季,
既是你的意去蔽了天,绝了地,折了金铁,
叫那样森冷冷的一杆竹签自背后而过,
穿胸而出。
鲜血描着钟壁的络纹绕成了梅。
你负我,那我自当……























把曾经赤发张扬替你擎着天地风云的梦影最后一次与自己言,
符还你,印还你,封名也还你,
这千里万里的河山,不取一分一毫,
我统统还了你。
只是一杆长枪,
我还想替自己殓着,
任它带着雪光把你深深刺进我的心口。

【其实青蛙啊,它是不会醒的。你浇了油点了火炙烤折磨尽了它,在它眼里,你依然是当年那个给了它似水温柔的儿郎。】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