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邦信/温水青蛙[二]

        后来啊,那些战乱风云的年代过去,天下终得平定,终是归于汉家。
        齐王韩信反,吕后使人杀之长乐宫钟室。太史公如是述道。
        然而他未曾记载的是,多年后淮阴侯已经淡成了传奇故事里的寥寥几笔,多年后汉高祖刘邦与吕后重游云梦,当地最优秀的厨子端上来莼菜田鸡羹。
        吕后一边优雅雍容地拈着梅枝描金筷,一边慢条斯理地问厨子:"这田鸡肉可真是鲜嫩,究竟是个怎样的烹调方法?"
       刘邦这辈子最恨吕雉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吕雉没跟他通报一声便擅自处死了韩信,另一件事,就是问了这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厨子毕恭毕敬地俯下身去,又带点自豪地说道:"这田鸡是水物,离水久了,肉质便失了那一层油水的嫩。所以,我们云梦的做法,向来是在田鸡还活着时,便喂食精制的调味酱汁,这酱汁是由八角、茴香、胡椒、鱼子蟹子……"
        刘邦淡淡瞥了他一眼。
        厨子马上意识到自己跑了话头,立马转回:"然后渴上数小时,再放入清水中,田鸡一得了水,便开始游泳活动,酱汁也随之沁入五脏六腑。这时将锅架去柴火上,活生生烹了,所得的肉质才最鲜美嫩滑。"
        他战战兢兢抬起头来,随即又猛地诚惶诚恐跪下去,叩头不止,怕自己一会连这已经磕得青紫的脑袋都不保。
        因为他看见,汉高祖坐在座位上,脸色微讶,悲痛欲绝。

【所以我干嘛要分段发呢……明明这么这么这么短_(。゚⊿ 」∠)_】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