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邦信/温水青蛙[三]

        后来八月,汉高祖已经病重,某日突然自己下床来,没有叫一个宫人,步至后花园。
        风已是凉了,叶片都冒了点黄败落下来,卷过片片残荷,颓泥堆成昏黄的小丘。汉白玉砌的桥栏落了灰,看不清雕纹,风雨模糊了桥头的石狮,满目都是萧索的景。
        刘邦定睛才发现,那一池的水,早已枯了,蛙声,也是不知多久没听到过了。
        夏,已过了。
        蓦地,就念起韩信来。
        他这一生,只尝过两次世上至味。一次是那一年平阳的田鸡,一次是那天晚上黏着他就不放的韩信。
        云梦厨子的话像是最无意的咒语,死死地缠住他此后每一晚不愿沉湎却也不愿醒来的梦。
        就好像……儿时的初夏,去清溪中捞了蝌蚪回来,开始喜爱得不得了,天天伸手逗弄它。待它变成青蛙,便日日托着腮听它鸣叫声清越。而后来只是,嫌它聒噪,吵得人无法安眠。
        唯一剩下的用处……不还是烹作了一道菜。
        韩信不也是如此,满带着身他亲赐的殊誉与荣光,或许、或许……还带着一点点甜蜜的幻想……就这样做了他刘邦夺得这江山成就这帝业后大宴天下的第一道肴菜。
        其实青蛙啊,它是不会醒的。你浇了油点了火炙烤折磨尽了它,在它眼里,你依然是当年那个给了它似水温柔的儿郎。
        在它还年轻气盛又身陷绝境时,碰到的人是你。
        为那一叶清凉的隆恩,做你口中最后一点油香的甘美,也是万死不辞。
        刘邦对着一院凄残了的夏,叹了一口气。
        高祖十二年,崩于长乐宫。
        【END】

嗯就算是完了啦……某天想到的邦信梗……越想越虐……冷漠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