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玄亮/辞尘迎新岁


        明明是年末了,城市里所有人都在热热闹闹准备着跨年的活动,长街满灯火,足以温暖整个冬天。公寓里,诸葛亮只冷冷瞥了刘备一眼,抓过餐桌上装着银行卡与身份证的钱包,便转身出门,头也不回。

        "别想我回来。"

        其实一年到头了,本也平平安安的。不过是王者公司的经纪人弄了个有点拉郎形式的方案,组了五对cp拍摄刊物企划的海报,差不多就是内定要以cp的形式进行宣传了。

        官方的主意是"云亮"与"备香",诸葛亮自认与赵云私交还算不错,偶尔约出门吃个夜宵打个网球什么的,就算不管刘备是他男朋友他跟赵云那相处模式看起来也不是一对啊?诸葛亮相信清者自清,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心虚。

        但是,刘备那边就不一样了。

        替孙尚香倒水订外卖拎服装拿化妆品已经是很常见的事了,本来网上媒体也只是带着开玩笑的口气调侃调侃"妻奴"什么的,结果这次海报的拍摄两人的动作配合那叫一个亲密默契,刘备还时不时放缓声音询问她累不累冷不冷,网络上自然是炸开了锅,一时间娱乐圈新晋高甜夫妇的标签火遍了微博。

        本身他和刘备就没有公开,群众又是跟着风头走的,再加上公司也选择了偏向市场靠拉郎赚人气,他再不爽也只能默默忍着。

        但今天刘备说孙尚香的脚因为穿高跟靴而扭伤了去要陪她去医院并且陪她买一双平跟鞋,这就彻底点燃了一场争吵的导火索。

        诸葛亮理了理刚刚由于脚步较快而被风吹乱的围巾,漫无目的地在街头晃。

        他不敢去想象刘备真的喜欢孙尚香的可能性,他觉得脑子里一冒出这个想法他的心就被揪得生疼。

        帝都是真的冷了,纷纷扬扬的雪在风里失了方向,凌乱地打着旋儿往下落。诸葛亮抬起手去接却又接不到,他仰头只看得见沉沉夜空。

        一瞬间像是回到了他还没有进入王者娱乐公司的时候,就是这样背着他的帆布包在这座北方的城市里游荡。背包里装着近乎零碎的冀望。

        他看到一家路边的奶茶小店,进去给自己点了份新年限定的浓情热可可配红豆沙小圆子,可可浓香,圆子软糯,温热香甜的润滑融入口中他却只舐到了浅涩。

        身边有情侣经过,男孩为女孩理好她白色针织帽两边垂着的绒球球,用手捧住她的脸。

        他记得自己北漂的那个冬天比这还要冷些,瑟瑟发抖的少年走在帝都的街头不仅为今晚的住宿发愁,却还彷徨于梦想的入口覆着的层层笼雾。

        前方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吧,诸葛亮进去随意转了转,他似乎是这个点唯一的顾客了。吧主是个识色的青年,见他面色像是泛不起波澜的死水,也安安静静地没有上前招呼,任他在氲着浅木香的书架间来回游荡。

        他的目光扫过列得整整齐齐的书籍,他看到一本叫做《孤岛的诗歌》的书。是的,他像是无尽汪洋中孤零零的岛屿,那一天戴着白色船长帽的蓝发青年乘着风破了浪远道而来,他便欢喜,予了他最洁白的沙滩与最温柔的浪潮。可终究船长的梦想是扬帆远航,终究不能为他一人停留。

        日复一日只剩下他自己守着他当初登岛的岸。

        十点了,突然闯入的来人推开门的力度之大晃得门上风铃乱响,诸葛亮惊得抬起头来,便看到三个人手上拎着酒与甜品拥住了店主。

        应当是他的好兄弟吧,诸葛亮想。

        他加快脚步走了出去,把一室明媚的温暖留给相聚的好友。

        他还记得他是在已经禁闭的王者公司总部的大楼门前遇到了背着木吉他的刘备,两人一自我介绍简直是遇到了上辈子的亲兄弟,那时年轻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毅力最后相互靠着枕着就在门口露天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后来进了训练过了海选,出道后两人腻着腻着干脆就在一起了,这么多年见识过圈子里的多少纷乱,回到家亲亲抱抱打一炮生活也就这么过来了。

        夜晚愈发冷了,手下意识往右边一挽,只圈到冰冰凉凉的空气。

        诸葛亮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已经算是和刘备单方面分手了。

        他无声叹着气,拢了拢羽绒服的领口。

        夜晚清扫的保洁员无意将扫帚划到了他的运动鞋上,中年男人忙不迭地道歉,诸葛亮摇摇头道:"您也别干了。"

        男人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还以为诸葛亮是要去找上头投诉解雇他,脸色一下子就慌了,张口就要求他。

        诸葛亮笑了一笑,拍拍他的肩:"今天就早些回去,过年呀。"

        男人愣在原地,待诸葛亮转身走了才向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您有点像我儿子。"

        像吗?怎么可能像,相像的不过是两个同样漂泊在外的人罢了。

        诸葛亮想起自己还在南方城市的父母,想起来自己和刘备原本还计划着这个春节就试着回去,试着小心翼翼地坦白……

        看起来什么都不可能了。

        向来冷静淡然的诸葛亮突然很沮丧。

        刘备,刘备,刘备。他刚刚不顾一切地就跑出来还不是为了摆脱刘备,避开他投映在他心里的影子。可他发现,他走遍这城市的大街小巷,所见可谓纷杂,所想的,反反复复,却还是刘备。

        他才发现自己双手捧着已冷可可的杯子,指节被冻得发白,冰冰凉凉。

        他几乎是委屈地将手里的纸杯丢进垃圾桶。

        可可都凉掉了,谁会来接我?

        想要一点烧酒,想要一副手套,想要一首乐歌,想要一个……他。

        他闭上眼,却倏忽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赤色的眸子看着他眼中还未散去的伤感,眯起眨了眨。

        "你怎么在这儿?"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这句话诸葛亮没问出口,他有点不想提这个词汇。于是他改口成了:"仁德义枪不该和千金重弩一起么?"

        刘备笑着搂住他,揉了揉他冰蓝的发:"我申请辞职了。"

        在那人讶异的抬头中刘备笑得促狭又温柔:"按计划来的话公司年后还要拍摄更多的内容,关于访谈什么的也会和拉郎配有关。很可能还会找人来写同人文章画同人图什么的,我觉得到那个时候我家的小家伙可能会很难哄。"

        "……"

        "所以我就辞了,什么仁德义枪,我不是。我要以刘备的身份来爱你,一直。"

        诸葛亮垫起脚往刘备肩窝凑,感受到那人温热的气息,不自主地泄愤般在他脖颈边咬了一口。听到刘备的微叹他得意地笑。

        他们所有的担忧、紧张、愤怒、委屈全都在爱恋的滤镜下被放大到成为跨不过去的坎,可偏偏也是这份感情被这些由在意而滋生的情绪无限放大。

        刘备圈紧了他。谁说他就不吃醋,天晓得他看到总部发下来的通告时差点过去找赵云打一架。

        不过,是互相在意。

        无声的亲吻,发生在巨大的烟花绽开的声响下。

        零点了。

【对不起我迟了哭唧吧!!】
【这是在玄亮圈子跨的第一个年,谢谢圈子里所有的人,你们都超可爱!希望往后的每一年都会有我和你们一起度过!!】
【傻了吧天美哼】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