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暮春满原——大概是谈谈我心里的季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三的服饰设定,季汉在我心中的代表色,总是绿的。

        是先帝少时仰望的如荫华盖的浓碧,是诸葛丞相草庐后丛竹的脆生,是锦官团花拥簇下盎然的春机,是茶盏中浮沉的嫩锋,也是秦岭一片连天的墨翠。

        季汉,大部分人叫做蜀的这个政权,是三国中人口最少、经济也最差的一个。它是匍匐在野地里的植物,是不惹人注意的存在。一把又一把火烧过,先帝打打逃逃,一派败落的模样。可在不经意间,春风拂过又钻出渺小的、年轻的、腐草为萤的希望来,眨眼又是满目葱茏。

        这样一片原野上,无论是什么都绿得那么好看。
        兄弟情,是松柏那样的绿。不同于桃园三结义的故事,可依旧动人。不过总之就算真有桃园季汉色也不会变成骚粉色就是了。当初是怎样一见如故,苍柏的种子生根发芽,逼天的坚韧茁壮。五行生来火克木,可二爷三爷的命,在先帝眼中偏偏是比什么都重要,重要到明知穷兵黩武,也要拼上一切去复仇。你把老子兄弟都杀了,谁他娘还计较实力差距?说好了,兄弟就是一辈子的事,偶尔、偶尔接纳贤才,冷落了兄弟,拍着肩膀笑骂几句,多少风云乱世一壶酒就能走过来。苍苍翠翠一片,你称我一句大哥,这辈子所有的豪胆、全部的侠义就倾在了你身上,大雪压下来砸不塌,大风灌过来吹不到,凭啥?就凭咱是拜过把子的。这也是为什么看到关兴、张苞那一代内心就无端生出热血来,连刘阿斗迎娶张氏二女的事也叫人欢喜。因为那年轻的一代到底是传承了父志,多长的路多荒芜的莽原,也要一起走。

        君臣情,是茂竹那样的绿。我们看历史,总是隔着一层时间的纱,多少细节都渺茫到不见了踪影。唯有那一点知遇的情怀,隔着纸窗透过来,入目仍是永远鲜活的绿意。我敢说这世上所有的人,凡是知道刘备名讳的,一定知晓诸葛亮,这是历史中一个美好的偶然,是为数不多深深扎根进文化血脉里的传奇,从来没有外界的刻意灌输,而是从内心流淌而来。阴谋论再多也无可动摇,那一双影子早已映刻进岁月的瞳仁。真是无法想象,彰武三年的春天,他独在小苑中观鱼,眼底到底沉淀了多少难以撼动的悲伤啊。同样无法想象的,还有为了"所谓士之相知,温不增华,寒不改叶,却能经旧时而不衰,历夷险而益固"一句,南阳的竹郁郁葱葱了多少个年头,绿到了洛阳纸贵,绿到了罗亮吹的诞生与成名,终是绿成了祠堂外香火不凋的传说。

        军民情,是苇草那样的绿。其实兴复汉室的家国大义未必每个人都懂,但,那个人,是对我们好的将军呀。将军定下军令不许将士们随意拿取我们的财物、即使我们特意杀猪宰羊送给他们也不收、将军渡江没有抛下我们、将军的理想是仁道治世……那么,作为追随着将军的我们,即使是为了将军而披挂上阵,去死了也是甘愿的。我们是野草,将军走到哪,我们便紧紧跟随。我们渺小又弱势,可毕竟荒原上有了野草星星点灯的绿,就不再是荒原了。从益州、荆州,再到锦官、西川、汉中,总有一天,这洋溢着的绿,会回到长安,我们相信着。

  
        故国的原野,有花盛开。

        我们的大汉的象征,是火德。而我们的季汉,是千千万万的草木。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努力的失败、夙愿的沉沦、末路的英雄主义。但我们还是愿意去拼一拼,哪怕山穷水尽,为了传世的信仰,身殒也值得。

        王业不可偏安,蓬勃的生命绝不安于一方小小的庭园,所以加倍拼命地攀上墙头,爬出门扉,去到外头广阔的天地。终于江对岸的那群家伙开始忌惮我们的存在。

        很早以前,你们的十伤还是个小学二年级的宝宝,与班上交好的姑娘从不玩什么仙子魔法的游戏,倒是开始了超早的角色扮演,还是武斗的那种。我那时最好的朋友姓刘,恰还有个与她互相看不顺眼的女孩姓曹,哟,巧了,这不是宿命吗。那时候看演义,给尊刘贬曹的思想洗脑得一塌糊涂【当时看到三国终归于晋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哈哈哈哈】,脑子里天天想着咱要打去北方。唔,我姓张……不不不三爷勇武过人非我能及……那我……当诸葛孔明?妙啊!看到了吗,真正低龄玄亮粉的诞生2333333

        仔细一想,从我初识这个国家到如今,已是近十年过去,我可以笑着说我来自蜀郡,保不准我还是三爷的后人。这或许,真是命中注定。

        17年除夕,大扫除完的我在房间角落坐下来,第一次点开了lofter里玄亮的tag。如今,一年了,谢谢你们,我遇见的所有人。

        我们焚烧自己点亮了最后的明火,随即春就长逝了。但只要在这个季节拼尽全力过,其他的就不再重要。

        新年好。

                     
        2018.2.15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