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权逊【AU断章】

        陆逊反手关上家门,把描了细细金边的礼服外套随手搭在沙发背上。他脱了皮鞋踏在灰色的丝绒地毯上,静默无声。
        扯开领结,陆逊捞了个流苏坠子的抱枕往沙发上斜斜一靠,偏着头看着一旁窝在一大堆棉织物里打呼噜快打出鼻涕泡的虎耳男人。
        他刚一眨眼,男人就突然打了个滚跳起来,扑过来把陆逊摁在沙发上,扣着人脑袋就是一个凶狠深吻。
        分开后陆逊意味不明地啧了声,喉咙里逸出低低的笑音:“可以啊孙仲谋,学会装睡了是吧?”
        “早上让你吃的蔬菜呢?”
        “吃了,但不抗饿,”孙权抖抖虎耳,屈起膝盖就往陆逊下身磨蹭,“我还想吃。”

上周随手摸的一个驯兽师鱼……应该会写出来吧……应该吧【微笑】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