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一个闲来摸鱼

        司马迈开他的长腿,做最后一个阿克塞尔起跳。动作仿佛在一众围观者心中掀起一阵小型飓风其中尤以曹丕为甚。
        然后踩着他一双冰刀,推开冰场的门,在闪得要开花的诸多镜头前毫不拖泥带水地走向曹丕,动作自然地在他怀里找到了个刚好安放他宽肩窄腰的位置靠好。
        曹丕熟练地反手从背包里抽出一杯奶茶,两只手指夹着吸管利落一插,颇为上道地送去司马嘴边。
        司马并不理会,只是贴着他耳垂道,会胖的。
        曹丕搂着司马细软却韧的腰,伸手玩他垂下来的头发,眼神直往他仅遮着一层星星纱的胸口瞟,靠近了去把话语在烟雾里吞吐散了,尽飘去司马耳边。胖点好,屁股捏起来舒服。
        这回司马咬着吸管咽了温热甜腻一大口,然后仰起头跟曹丕索吻。
        分开后他走回冰场,还回头挥挥手,尝过心里有逼数了吧,下次记得改进。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