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一时好戏

        荀彧是个魔术师,能把礼帽翻出花来然后从里面拎出兔兔的那种魔术师。
        现在他正被他的老板兼马戏团煽情剧本总编剧兼男朋友曹孟德按在马戏团总办公室的墙上上下其手。
        曹操的手绕着他前胸口袋打转时被突然蹦出来的金属鸟啄了手。
        曹操摘下他头上魔术帽时,表情惊愕地真的拽出来一只瞪着红眼睛的兔子,认真思考了会儿今晚要不要拿它炖汤。
        曹操一边装模作样抚他肩上褶皱一边顺势扒下他礼服外套时,内衬里鲜红花瓣落了一地。
        曹老板目瞪口呆。
        “荀文若你可以啊,”曹操凑上去勾着荀彧下巴笑意盈盈,“看你这么敬业,我就不因为你总是在幕布前太严肃逗不了漂亮小妹妹们开心而开除你了。”
        荀彧一垂眼:“那还真是多谢明公开恩了。”
        曹操发誓他看见他偷偷笑了。
        “我话没说完呢,”曹操恶狠狠地按住他作势就要吻,“我落你身上的心还没找到,你到底藏哪儿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