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车灯在同一秒里打起来,发动机轰鸣。
        几乎称得上全副武装的二人先后驶进冰凉闪亮的圆形铁笼,在护镜下对视一秒,抿着唇笑将起来。
        爆裂乐声炸开,纵横的光束在舞台中央泼成迷离幻影,刘备率先打足马力,诸葛亮跟在他身后默数一秒,也径直向上跟了上去。
        两道风驰电掣的流光快成残影,默契如他们把俩光电摩托几乎开成了闪影霹雳车,在明显狭小的球体里堪堪擦上又优雅地错开,像蝶翅上下翻飞出亮闪闪的鳞粉。
        被故意设计好的轮胎打滑,彼时诸葛亮正180º倒转处于铁笼最顶端而刘备在他正下方,刹那铁皮上擦出火花,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光,诸葛亮甚至带了点表演意味地往后一仰,松开车把向下坠去。
        刘备单手把着摩托,另一只手稳稳地将爱人接在怀里,看着诸葛亮抬头眼睛亮闪闪望着他,隔着头盔偷不到香——这是他对这个节目最不满的地方,任那辆经过郭嘉改造筋骨顽强好似诺基亚的摩托落下砸在了底部。
        尖叫与起哄声炸裂开来,诸葛亮熟练地将自己背带的安全扣系在了刘备的防护服上,然后揽着对方脖子从容地卧在了刘备怀里。
        黑暗里一道荧光紧紧地追着另一道划出急速星轨,在无边暗色中,起白日焰火。
        谢幕的时候诸葛亮再一次摘下头盔往沸腾的观众席上抛,刘备默默地也再次照做,顺带伸手从后面去捏诸葛亮的腰,内心咬牙念叨着今天真得好好教训这败家祖宗。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