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丕司马/童话症


二.

       曹丕开始顺顺当当没规律地往他这跑。从那句可惜起就注定了司马懿职业生涯的一次耻辱败绩。前所未有,前所未有。

       关于曹丕的心理咨询进行得十分不顺,说应激吧也不是,补偿心理吧也不是。体谅体谅从未有过少女心的司马仲达吧,他的脑子里就没有过什么骑白马佩长剑的王子的影子。

       他撑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笔苦苦思索,司马懿就这么无礼,谁叫他无论有没有资本都乐于拽成这个逼样,装逼makes me happy.丝毫不管对面的曹少爷是否感到局促或者该何去何从。


       他以为自己能制一制曹丕,但实际上呢曹丕简直是上天派下来克他的,连司马懿特意布置的能稳定人情绪的环境和熏香都对这个傻逼臆想症患者丝毫不起作用,明明是正常的问询他却好几次快要开始对着曹丕骂人。曹丕又根本不可能跟他吵,不然直接给你耷拉下脑袋委屈得跟什么似的,连带着他低马尾垂着的弧度都蔫巴,眼底灰蒙蒙地像要下雨,搞得司马懿再也不敢放狠话。

       真是太鸡儿使人没法。司马懿想。


       我好像在哄小孩,妈耶。


       但谁叫司马懿一直走着条别开生面戾气横生的心理咨询道路,这种事真得软硬兼着来。

       摸熟了曹丕性子的司马懿开始尝试着给他读童话,从白雪公主灰姑娘一路拐到尼尔斯骑鹅旅行,不知道这人梦里有没有公主从高塔上放下长发。华丽晦暗的章节从他口中滚落出来,曹丕敛了眉眼手指按在办公桌上弹空气钢琴。

       终于有一天他讲睡美人,曹丕隔着桌子看着他,眼前充斥着荆棘蔓生的衰败古堡,静卧如同绝美尸体的女人,夜莺接着苍老的歌谣唱,月色泼一地,静默如蜡像的冰冷盛宴。

        外头的人进不来,里头的人出不去,那是死城。司马懿故意压低了声音。

        跟你跟着满城的空枪一起度过岁岁年年外边丧尸围城一般,每天与死神的影子相亲相爱。

        王子会来吗?会。

        还会看到此前一个又一个的先来者又名失败者,他们尸体倒一地,头颅卡在荆棘丛中,双眼瞪着还张望着城堡房间里睡颜甜美的可人儿哩。

        王子甲掉头走了,王子乙成为了尸体堆的一员。王子丙与王子丁开始了无限有周期循环。

        这就是童话,还没有醒来吗,我的王子。


        曹丕脸色都白了,快活的空气钢琴戛然而止,随手捡起司马桌子上薄薄一本《疯癫与文明》就挡在胸前,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偷偷从后面瞟他,仿佛怕司马懿也是个荆棘怪现在就要咬他吸干他的血。

        司马懿还是颇有成就感的看着曹丕吓成这样,接下来的步骤得软一软哄一哄,最猛的那剂料他已经下完了。

        他愣是没料到这位忧郁贵公子居然抽抽嗒嗒地哭了。


        司马懿彻底认输了,早知道这样他……他……

        抽了几张纸递给曹丕后他跟见鬼似的长叹口气,一左一右解开袖扣脱下白大褂,随手搭在桌上。

        战战兢兢还在抽泣的曹丕王子脸一红:“你你你干什么……我不接受肉偿啊虽说你一定要这样的话……”

        呸,什么死孩子。

        “抱歉,是我过激了。晚饭我请你吧。”司马懿从椅背后面拖出成为靠枕后效果还不错的公文包。

        曹丕眼底的惊慌一瞬间消敛得无影无踪:“好呀。我们走吧。”他站起身来,抢过司马懿的包就拎着了,燕尾服的下摆能直直垂过膝盖。


        黑心司马懿带路去了一家他天天路过瞅着却始终心疼自己钱袋不舍得进去花的店,反正到时候悄咪咪从曹丕诊疗费里扣,太棒了。

        这么一来司马懿倒是见识到了曹丕对女士的殷勤,三两句把侍应小姐哄得心花怒放,还悄悄递给了他们桌一盘消费满快两百刀才赠送的甜点。

        什么王子,我看就是封建社会花花公子。    

        司马懿在心里狠狠吐槽着,手底下锯T形骨的动作那叫一个血腥暴力,刚刚对曹丕的一点愧疚和同情全给他当醒酒点心吃了。

        “哎,哎,你太不优雅了。”曹丕站起身来就要帮他切。

        司马懿轻巧抬手,叉子挡住他伸过来的刀,刀刃恰好抵在银叉的齿根,发出脆响一声。

        “我自己来。”他一垂眼,琉璃灯的暗光从他肩头发丝上滚下来。


        司马懿真的从没见过有人把马卡龙切成四块一小口一小口跟做戏一样讲着礼节往嘴里送,更没见过嫌翻糖花褶与大理石纹搭在一起破坏彼此精致美感就推去一边不肯多赏一眼的。

        我的天鸭。


        他跟曹丕吃了这么一顿饭,也观察了曹丕这么一顿饭,七七八八差不多能和曹丕的自述对应上。

        只是一想到将来一段时间还得要应付这个家伙,司马懿就头疼。

        打理好自己从洗手间里出来发现曹丕居然已经不见了并且还留了压花的纸条告诉他自己已经结完账了后,就头疼得更厉害了。


        谁家中二王子任性成这样啊???


        他翻起那张便条看,曹丕在背面还来了一句“只可惜王子还没有找到自己心爱的公主”。

        ??你找公主关我屁事???

        [未完]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