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国庆拙作

        我用洪荒年代的野蓿编织素帘悬在枕畔,合纵与连横的意气是我的书案,我朝西张望长城蜒蜿,我挥起了火德不熄的长枪,也挥起了炎汉。

        三国的风云掠过我的佩剑与衣裳,我把魏晋的不羁奏成了广陵绕梁,我的眼里常怀北疆的凌冽与南田的温良,我的背后是运河的巨浪冲天直上。

        我戴上皇冠也戴上了盛世的诗,我种下青柳亦种下了雪藏的耻,我分分合合历经五十三载的乱世,我的马鞭与铁蹄朝无尽的远方而指。

        我筑起高大的禁城企图安居不愁,朝珠却在我手里不停地颤颤滚动风雨满危楼。

        边锁被轰然踹开的那一刻我才醒悟,我被欺辱、被宰割、被杀戮,我的眼泪落进黄土白骨无数。

        于是我剪下长发与过去诀别。
        我带上步枪手枪机关枪游走在密林之间,拼死也不能舍了尊严。

        待到山河改了颜,我捧起星光无限,整新绸带染上旧人血,新世纪的宣言。

        我头顶的雪山红日憧憧,我脚下的大海白浪汹涌,我的心口装载着古都新市家国的梦,一代又一代的执念从我黄沙漫天的胸膛飞向长空。
        循着两千级白玉广阶而上那是我的殿宇,我敲响第六十八声晨钟,震彻未曾忘怀的屈辱与始终渴望的荣誉,光与暗,友与敌,未来与过去,苍天与大地。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