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桃季

一个策瑜古风妖怪向,灵感来自这两位太太的图 @暄妍  @时间酒 诶嘿
以及朱然家的团扇"东风不与周郎便,竟有孙郎化东风"
我也想要桃花妖公瑾的亲亲抱抱哼唧吧⁄(⁄ ⁄•⁄ω⁄•⁄ ⁄)⁄

                          

        ——风里舒城满霞蓁,道是玄都向暖生。

        那是在舒城,不知哪一年的春天。

        孙策随意携了壶好酒,就往城郊去。少年正值岁,指望着能碰上哪家出门踏青的闺中小姐不是。

        路过一处几近荒废的宅院,生着蛛网与苔痕的木扉虚掩着,孙策好奇望了望,却几乎是惊艳地瞧见了一树盛放的桃花。

        便再也挪不动步子。

        "吱呀——"孙策推开了门。

        桃花纷飞地舞,满目都是绯红与水粉曼妙融合的灿落色彩,团团蓁蓁锦簇,全是鲜妍明媚的模样。花雨中、树桠上,倚着一个轻轻阖目的青年。

        那人着粉衫,长发随意地束起,听闻响动,一双波光流转的凤目睁开。

        "公子何人?"

        "小爷名唤孙策,字伯符。你又是何人?"孙策将酒壶一拎,颇为飒爽地报上名讳。

         "我么?吾名周瑜,字公瑾。"周瑜暗自吃惊自己竟一不留神将自己的名如实相告,要知道姓名掌握着妖的死生命脉,所以他在这么漫长的年月里,偶与人交谈,也只是道一句"在下舒城周公瑾",温润而疏离。

        眼前的人像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笨蛋。突然起了顽心:"喂,孙公子。我是妖怪,你怕不怕?"

        "胡说,你最多是个穿得娘里娘气的家伙罢了。"孙策撇撇嘴,剑眉上挑。

        "我真是妖怪,是这桃花树的精魂。"周瑜有些微愠,谁还没有个穿衣风格了?算了,吓跑他好了。

        说话间轻抬右臂,纷落的桃花突然凝聚成股,直直往孙策而去,抽了他一个不轻不重的耳刮子。

        "你……你!"孙策一惊,手指着周瑜:"我随身携剑……小爷今日就要收了你这妖精,替天行道!"

        周瑜笑了:"傻子。你那是桃木剑,我可是桃花妖,本是一体,它自应降顺于我。你又能奈我何?"

        孙策愣了两秒,还是装着凶神恶煞的样子唬了两句:"你等着!我明日就去找城西的大天师!叫他捉了你!!"语毕,大力甩上了门。

        周瑜眯起眼笑出了声,风疏落着扬起他长长衫摆的春泥点点。

        第二日,孙策又在废宅的门口探头探脑,一见到周瑜看着他笑,又皱着眉说:"笑什么笑!诸葛天师最近出游降妖去了,暂且——就由我来监视你!"

        周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有什么可监视的?"

        孙策将肩上背着的包裹打开,露出一堆道符、雄黄砂、药石什么之类一贯概念里除妖的器物:"监视你不许窃人钱财害人性命!"

        周瑜心里好笑,又闭了眼懒懒地往树干上靠回去:"我从不害人。"

        "……谁信你。"

        不过孙策倒是真的履行了自己说过的话,时不时便来遛一趟,(自以为的)威胁威胁周瑜,然后被反气到哑口无言。

        作为千年不枯不死的桃花妖,周瑜在长长的一生里,突然觉得那一声拍叩门扉的声音,成了日日十足的乐趣。

        像是终于有了盼头,像是终于才算活着。

        春一日日地过,桃花一日日还是在盛放。到了暮春,孙策和周瑜已经是很熟了,孙策隔三差五地就跑来院子,提着烧酒与肉,找周瑜谈天说地地唠嗑,讲他听到的街街坊坊的故事。周瑜也教着孙策吟诗作赋,时常敲着他的脑壳骂呆子。

        那天是立夏,孙策如往日一般地来敲门,看到周瑜依旧是穿着他淡粉色的长披与素白的内衫站在树下,桃花稀疏了些,树丫上生满了翠生生的绿叶,落了些许在他脚边。微微湿润的风刮过来捎走了他的发带,浓墨一般的发扬在空中。

        周瑜稍仰着头,手里提着孙策昨日找来的新酿,眼神有些浮离,看到他来,无意识地便勾起唇角朝他笑。
       仿佛是温柔的酒香——或是别的什么——传来,一瞬间,孙策觉得自己被迷了心神。

       
        孙策酒后结结巴巴地道出自己心中所想时,周瑜长久地沉默。

        "公瑾你怎么不说话?别吓我啊公瑾!公瑾?我……我不喜欢你还不行吗!"

        而周瑜只是在又沉默了一会儿后,揽过孙策的脖子,将自己的双唇送了上去。

        孙策几乎给他亲懵了,好一会才猛地扣住周瑜的后脑勺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轻薄的夏衫被慢慢地解下,孙策把周瑜圈进怀里,缓缓摩挲着他的腰。

        "公瑾,你应当多吃点,你看你腰这么细……我摸着都心疼。"

        "……那你别摸。喂……"

        "桃花妖,桃花腰,公瑾这柔弱无骨般的细腰当真是名不虚传。"

        "孙!伯!符!"

        周瑜在这之前从来不知道,孙策这二愣子也会说那么多混账话。

        孙策也从不知道,周瑜一个活了几百几千年的妖竟没经历过人事,青涩懵懂地像个落入凡世的谪仙。

        周瑜试着跨坐在孙策腿上,慢吞吞蹭着他精瘦的腰,一双洇着绵绵醉意的桃花眼含着笑,绯红染了他的颊,小巧鼻尖湿漉漉的,比孙策今晚饮的酒,还要让人痴醉上几分。

        孙策口中的"天师",终是有一日找上了门来。

        也是个俊美的青年人,眉目间却不同于周瑜的风雅,反而满是沧桑的意味。还带着……一丝隐隐的讥讽?

        他手持着白羽编织的扇,轻易地将周瑜设了结界的木门推开,一身鹤氅,翩凛白衣像是沾了墨迹般的儒秀,往那里一站却像是毁天灭地。

        孙策下意识地一把将周瑜拦在身后,对他曾经钦慕不已拿来威胁周瑜的天师怒目而视。

        面容冷峻的天师伸出一只手来,手掌向上摊开——一个索取的手势。

        "不可能!"孙策吼道。

        复姓诸葛的天师冷冷一笑:"花妖是众妖中较弱的一族,无论什么品种都不例外。想要长寿唯有摄人精元!纵使如此,你也要护着他么?"

        "公瑾说他不曾害人,我信!"

        "他说什么,你都信?"

        "是!"

        天师终还是收回了手,从容而气凌地迈步出门,又回头警告:"你掌握着他的名姓。不趁早离开他,后果,便自负吧。"

        话锋冷冽,眼里却分明有着悲伤的眷恋。

        周瑜垂着眼眸,好一会才慢慢出来句:"伯符……我觉得不需要我赶你走。"

        孙策一把拽过周瑜的手,咬着他耳垂:"对。因为你赶不走我。"

        周瑜笑得寒凉:"春天过了,夏天也过了。桃花……也该落了。伯符,走吧。"

        舒城最后一片金叶飘下时,大雪也落了下来。

        严冬凛凛,今天的冬尤其冷。树上结着冰凌,周瑜垂着头趴在树梢上,倦意一阵一阵地袭来,但他死撑着告诉自己不能睡过去,因为这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没有了墙头野芳,没有了檐下鸟语,没有了那人吵吵嚷嚷,院子空落落地直让人心里发疼。周瑜在之前过过数百年的生活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寂寥。

        雪花沾湿了他的睫毛,结了一层晶莹的霜。飞飞扬扬的雪片钻进他衣领,脖颈都冰凉。浑身无力,衣衫单薄,冰雪结在他背上,寒气直直透骨地传来。意识在渐渐消散,恍惚间周瑜觉得风雪都像是孙策将厚暖的绒被盖在了自己身上。

        视线被雪光晃得模糊,微不可闻的轻声叹息都仿佛出口成冰。

        花妖是弱,但若不吸人精气,靠一整个春夏积累的元气,撑过一个冬天倒也还是没有问题。但……今年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凛冬。

        妖怪或明或隐都通些命,周瑜觉得自己怕是熬不到来年春天了。

        好冷……睡吧……

        周瑜用尽最后的法力锁死了木扉,反正大雪压檐,这样,明年,孙策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周瑜是被翕忽扑闪的触感惊醒的。

        小巧斑斓的蝶停在他的鼻翼上,玲珑漂亮的翅轻轻扇动。

        暖洋洋的气息扑他身上,周瑜猛地睁眼。

        是东风。

        东风拂来,冰雪消融。流逝掉的生命力随着磊落的阳光一起回到身上。

        春天……到了?!

        周瑜一翻身就跳下来,也顾不上拂去衣衫上的白雪,就冲出门往城里去。

        "请留步,请问您见过一个叫孙策的青年吗?大约弱冠的年纪,头发扎得很高,脾气有点公子哥,常常拎着酒?"

        "您好,请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孙策的人?字伯符,长得,挺刚俊的……"

        "请问……"

        周瑜从城头找到城郊,又从城郊找到城头,他找了整整三天,根本找不到孙策。不仅如此,孙策与其说是消失更像是从未存在过,因为没有一个人认得周瑜的描述。

        而城民口耳相传间,又道说着是诸葛天师施法借来东风,予了大地生机。

        和煦东风中,周瑜望见了城西门下的诸葛天师。

        直直冲过去,毫无顾忌地直呼其名:"诸葛孔明!当真是你借来的东风?"

        "之前输给我数百盘的桃花妖,这时晓得求我了?"

        "问你话!"

        诸葛亮垂下眼睫,目光让人捉摸不透,却隐隐带了丝怜悯的意味。

        妄图改变四季的轮转、风雨的行迹,乃是逆天而行。

        除了被摄去魂魄外,还要为风神拉百年的风磨、替凛冬的神祗捣百年的云作雪。

        此举代价之高昂,非常人承受得起。

        周瑜向着风中行了一个礼:"公瑾谢谢孙郎的大恩了。"

        还是浅浅地勾着唇,颊边滚下的水痕却是苦春的味道。

         花盛开,燕归来,周瑜回到了自己破败的庭院,慢慢地倚上树,慢慢地偏过头去。

        依旧是去年的淡粉长披、素白内衫,去年那般墨黑的长发,去年一致的隐隐的笑。        

       周瑜坐在新生的枝桠上,坐在如霞光般灿烂的花簇中,携着一身霜色消融的春意,向着风中最温暖的方向扬着眉眼。

       在他人看来,这只是一棵繁茂非凡的桃花树罢了,再无其它。

        从那一年开始,便留下了舒城桃花的奇景。

        只是一树奇蓁,耀目得令人心疼。

        一年又一年过去,四季轮转,桃花轰轰烈烈地开又纷纷扬扬地落,只是周瑜再也没有见过孙策。

        只有东风挟裹着年岁里的相思,绵延不绝。


         花儿开败过几百个年月,舒城城郊的农家小院里有孩童扯着路过天师的拂尘叫嚷:"哥哥哥哥!你说,世上真的有妖怪吗?"一旁的老人有些拘谨地笑着连声道孩子小不懂事还请大师宽谅。

        黑发的青年倒是笑得温润和善:"有的。而且并不是所有妖怪都害人,也有心肠好的妖怪,做了许多善事呢。"

        "那,我以后如果能遇到,我定要娶个貌美心善的妖怪做娘子!"

        "好,那阿策以后给你爷爷娶个妖怪孙媳妇回来。"

        "这……怎敢叫策儿娶妖妻?!"

        诸葛亮拍拍老人的肩,微微一笑:"没事,一切都随缘。"

        随后一转身大踏步地离去,大氅上的仙鹤姿态活灵活现竟是亮翅欲飞的模样。

        或许,桃花妖就不错。

        周瑜缓缓睁开眼,他终于是从来来往往的雀儿那里获悉了将妖的寿命缩短到与人类的一生等长的法子。

       他想快些告诉他。

不忍心be于是改了结局哦呼
【或许还会写同系列的玄亮的曹荀(๑•̀ㅂ•́)و✧】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