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流觞伤

谁来打断我这只摸断章的手

【策瑜24h】 秋分天

        孙策是硬被空气中萦绕的一丝甜香给催醒的。

        起身胡乱将大衣一套,蹬了军靴出门去看,周瑜已经倚在茶馆二楼的角落说书了,面前乌压压围了一大群人。         

        那些人里有伶人,有小兵,有老实巴交交不上供税被官兵打的一身青紫的庄稼汉,有只身一人流亡来北平谋生的车夫,也有受尽凌辱从大官后院逃出来的孤女。

        折扇一合,朱唇一启,周瑜从不讲那些山精鬼魅才子佳人,也不讲历朝大将策马卫疆的英雄纪,他只讲当下全国各地的时鲜事,这些流浪在战火里的可怜人们便从只言片语中依着模糊残缺的记忆,拼出自己家乡与亲人的现状。

        都说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或许周瑜的内容有误或许远方的亲人早已不认自己,总之,收不到家书的他们,来这里叫一盏茶听听他讲书,便是聊以慰藉。

        周瑜今日讲的是南方多省宣布抗清。孙策自己顺着空气中浓得快凝成实体的香气摸下了楼。

        "却说这岭南之地,起了股新势力名唤朱武,个个着红衣,誓与青(清)廷势不两立……"

        淡了,方向不对。

        嗜甜的孙伯符,鼻子比狗好使。 

        他在顶楼的柴房里找到了那口锅,锅下文火缓缓地焖,锅中是已经炖得酥烂的五花肉,上面裹着芝麻糊与白糖,那股勾人的香气正是从这儿散发出,其中隐隐还有一丝桂花的香甜。孙策这才想起,今儿秋分了。    

        桂子落,风吹南,雁成行,正是秋分好时节。    

  

     折扇的杉木柄敲在太师椅的扶手上,周瑜今儿的份讲完了的时候,恰巧楼上搁火上煮着的黑芝麻焖肉也到了时辰。

        他对着众人做了个揖,银子爱给给,或者哪天给他带点情报也成。

       素履匆匆,今天周先生离去的步伐似乎急了些。         

        周瑜推开柴房的门,看到孙策已经盯着那口锅两眼冒光地抱胸杵在那儿愣了一秒,随即笑开。

        "公瑾这是给我做的?"堂堂吴系军阀江东虎孙伯符,现在在恋人面前为了锅芝麻糊焖肉,面子不要了。         

        轻轻瞪他一眼,周瑜挽了袖子,揭开锅瞅了瞅,伸手熄了火。

        得了,这下孙策连眼睛都转不动了。

        肉块肥瘦相间,肥肉的油光水亮,瘦的纹理分明,筋皮都炖得酥烂了,上面裹满了捣碎的黑芝麻糊和白糖,色泽浑黑,又点缀了星星点点的桂花末,煞是诱人。

        周瑜夹了一筷子吹凉了递过去:"试试看?今天正巧秋分,我采这月桂的时候还带着露水,不知道这样搭味道如何?" 

        "好磕——"五花肉入口即化,不柴也不生,轻轻咬一口便能顺利卷入肚内。黑芝麻略浓腻,白糖是一种纯粹天真的香甜,而桂花则更清怡,密密地摊在舌苔上,最感动大概也莫过于此。

        在这兵戈乱世,这些就最是人心底所恋。

        "公瑾准备了这么久,自己不尝尝?"孙策回身一把揽上周瑜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捞,月白长衫拢下他的心上人亭亭如溪畔柳。

       年轻军阀笑得眉眼弯弯,甜蜜到几乎令人窒息的味道从舌尖过渡到舌尖。

        哎,糖放得有点多了。 

就是要半夜饿一饿你们……!! 
这道菜真的超好吃不过吃多了可能略腻wwww
但是策瑜吃不腻!!【举双手转圈圈】 
超开心可以参加这个活动!!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1)

热度(48)